• 原文:DAWO_OD
  • 作者:Jason Bock
  • 翻译:菊小马
译者寄语

原作写于2009年,现在回头看来依然荒诞而深刻。行业内通行的种种怪圈,唯有隐射到行业外才显得幼稚可笑。

对此,你是否也有一份感同身受的亲切呢?

主管:嗯…您是个木匠,对吧?
木匠:没错,就是干这个的。

主管:做这行多久了?
木匠:十年吧。

主管:恩,真不错。那么现在我要测试下你的技术能力,看看是否适合加入我们团队。
木匠:好的,请开始。

主管:我们的项目正准备搭造一批棕色的屋子,您一定造过很多吧?
木匠:是的,木工嘛,造房子也是工作的一类。至于颜色上,主要按屋主的喜好来刷。

主管:恩,我能理解。不过您是不是能给我大致描述下你在棕这个颜色上的经验么?不用太准确,估算下就行。
木匠:呃……我还真不知道。搭房子的时候我不太关心颜色的问题。经验的话,大概……6个月?

主管:只有半年么?还真不好办那,我们需要有更多棕色经验的人……好吧,那下个问题。
木匠:恩,不好意思,不过油漆主要归漆工管,你懂的。

主管:是啊,是啊。那么胡桃木呢?
木匠:胡桃木怎么了?

主管:您有加工胡桃木的经验么?
木匠:哦这个啊,胡桃木、松木、橡木、红木——叫得出名字的,我都在行。

主管:但具体到胡桃木加工,您又有多少年的经验呢?
木匠:呃……我算不清。也不能真让我去数木头吧?呵呵…

主管:没事,就估个数字给我。
木匠:好吧,那就写“一年半的胡桃木加工经验”好了。

主管:那在胡桃木新手和胡桃木资深专家之间,您自认为是哪一类?
木匠:胡桃木…资深专家?那是啥?我只是用过胡桃木而已。

主管:也就是说,在这方面你不是资深级的?
木匠:好嘛,我是个木匠,所以我和各种木头打交道。它们是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假如你了解木匠行业,我……

主管:对对对,不过我们现在只讨论胡桃木,不是么?
木匠:好的,只谈胡桃木!无论你想要什么人,我只是个木工。

主管:那再谈谈黑胡桃木?
木匠:啥?

主管:我们已经有了不少胡桃木的专职木匠在职了,但最近发现在黑胡桃木领域,我们还有很大缺口。你有黑胡桃木经验么?
木匠:嗯,一点点。我不太好意思多估点。

主管:好的,稍等我一下……好多钩要打。
木匠:请便。

主管:嗯,最后一项。我们正在用5.1版的石头来敲钉子。你用过这个版本的石头么?
木匠:【面色泛白中…】嗯,采石场被工匠们收购之后,我确实听说好多木匠都转用石头来敲钉子了。不过和你说实话,我更喜欢自己那把钉枪,哦,榔头也挺好使的。石头太容易砸到自己脚,还不好握,经常把扶东西的那只手砸伤。

主管:但其他的公司都在用石头。你的意思是说石头没法用?
木匠:不,我不是说它没法用。确切的说,我只是觉得钉枪相对更好用而已。

主管:不过我们的架构师可都是操石头起家的,我们对它有感情。
木匠:是啊,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我是个整天都在敲钉子的人,在这方面…………好吧,我确实想要这份工作。如果你要我用石头,那就用。我不排斥新事物。

主管:好的,感谢今天的配合。后面还有几个竞聘者,先不送了,结果出来时我们会通知您。
木匠:谢谢,耽误您的时间了。很有意思的一次面试。

第二天:

“叮铃铃〜叮铃铃〜”

主管:你好,找哪位?
木匠:你好,还记得我么?我是应聘过你们公司黑胡桃木职位的那个木匠。我想询问下具体的招聘结果。

主管:是的,结果已经确定了。虽然你的资历总体而言很好,但我们决定聘用一位有着大量粽色经验的应聘者。
木匠:真、真的么?所以因为粽漆刷的不够多,我就错过这个职位了?

主管:当然了,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我们也会在用人成本上进行考虑。
木匠:是么……那能透露他的具体资历么?

主管:这么说吧,他之前并不是个木匠,是个汽车销售——但他经手过无数辆棕色车子,而且他还非常熟悉胡桃木内饰。
木匠:【挂断音】

版权声明:

译文版权属于作者Jason Bock,并受法律保护。除非评论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果用招聘程序员的方式招聘木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