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初读王垠的文章,尤其是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很容易认同他的观点,因为他遇到的很多问题是初入门的程序员经常会遇到的,而大家基本上都是从初级阶段走过来的。

但把王垠的文章都连在一起看,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他在很多地方待过,但待的时间都不长,离开一个地方的理由又大多是类似的,别人不能很好的理解他,不能让他发挥出最大的价值。离开后,往往他又会成为老东家的喷子。

王垠是有能力的,这一点通过他待的许多地方可以证明。但他显然在情商上算不上多好。以文章中的一段叙述为例:

在 IRC 的聊天室里,由于隔着网络的屏障,这种对提问者没礼貌的现象就更加嚣张。我曾经有几次去 Java 的聊天室问一些貌似基础,而其实很深入的语言设计问题,结果没有一次不是以收到像“去读 API!”这样的回答而结束。API 谁不会读,然而我需要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对此的理解。

他认为自己问了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而别人认为他问了一个基础的问题。这中间存在分歧,我们暂且认为他的理解是正确的。但是,他所做的,并不是尝试让回答问题的一方理解自己真正的意图,而是就此得出结论:对方不理解我。

从他之前的一些文章中,我们已经看到类似的模式,当他说的内容对方不赞同或不理解的时候,他不是想办法沟通,而是利用自己在网络上的影响力,写一篇抱怨的帖子,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委屈的小媳妇。而网络上这种虚假的影响力让他有一种一呼百应的错觉,加重了他对于自己行为的认可,但这种影响力是无法带回现实的。

有能力的人特别容易高估自己,王垠也如此,他以为自己能力强,到哪都应该被人高看一眼。但他并没有想过,他待过的几个地方,他真实的角色是“菜鸟”。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身边有一个菜鸟,你多大程度会高看他一眼呢?恐怕即便很谦逊的人,内心也不会多看重菜鸟。而一只菜鸟要想在一个环境下生存下来,自我证明是一个必需的过程,别人的尊敬都是赢得的。正是这种自我定位偏差,造成了王垠的心生不满。

存在这样的心态,某种程度上也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现。他把得到对方认可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而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所以,他的苦恼很难得到真正地解决。

断断续续看王垠文章很多年了,也认为王垠是个不错的潜力股。但说白了,潜力就是没有做出什么成绩的代名词。希望王垠能够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真正做出一些成绩来,而不仅仅是成为一个喷子,否则,很多年以后人们想起这个名字,只能一笑了之。

王垠写了这篇《程序员的心理疾病》声讨别人,却忽略了自己的心理疾病。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何评价王垠的《程序员的心理疾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