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遗传,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DNA。DNA是遗传密码,从根本上控制着人类的基本性状,而我今天想要说的是关于早期智人给我们留下的东西。

“我们比前人享有更多物质资源,拥有更长的寿命,但又觉得疏离、沮丧而压力重重。演化心理学家认为,想理解背后的原因,我们就需要深入研究狩猎采集者的世界,因为那个世界其实现在还牢牢记在我们的潜意识里。”

潜意识有多重要?从某种层面上说,它支配着我们的生活。《人类简史》第二章中讲到“高热量食物”的问题。在发达国家乃至于发展中国家,肥胖症已经像瘟疫般蔓延,可人类并没有停止对高热量甜食和油腻奢饰品的摄取。我们可能带着臃肿的身体,在看电视的过程中吃完一个全家桶,可能看见糖果仍旧忍不住去吃一颗,尽管我们知道肥胖对于身体无益,尽管我们知道减肥是一件痛苦的事。可事实上是,“这种想要大口吃下高热量食物的直觉本能就这样深植在我们的基因里”,早期智人将对高热量甜食的热爱遗传给了我们,虽然我们早已不再缺少甜食。

无独有偶,我们的祖先不可能只给我们留下这么一个“贪吃基因”,还有性本能、杀戮、编纂虚拟故事的能力等等囊括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们试图去猜测早期智人的生活,再加以对比我们的生活。但是可以供我们去科学考证的证据太少了,我们不能大胆臆想,因为无从想起。不过有一个讽刺的事实,从智人时代开始,我们的脑容量逐渐降低,在个人层面上,远古的采集者则是有史以来最具备多样知识和技能的人类,就像我们无法复原出中国古籍中记载的各种精巧器具、武器等。

还有更加讽刺的是,远古时期的采集者比较少有饥饿或营养不良的问题,而且比起后来的农业时代,他们身高较高,也比较健康。反观现代人类,食品多样化,但身体素质却远不如早期采集者,我们难道不应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在现代这个快节奏、高压力的时代中,人类的精神疾病等越来越繁杂,新的时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人类的未来似乎一片渺茫。

不,人类的过去也是一团迷雾。假如人类就是一个人,他的过去与未来都是未知的,他该何去何从。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雷同请联系站长删除:【人类简史】第三章 远古采集者留给我们的

发表评论